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六彩开奖记录 >

法国阿海珐集团可能兵败核电招标

2019-07-29 08:3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虽然中国第三代核电招标被一再推迟,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历时两年、涉及资金数百亿美元的白刃战将于年底落幕。曲终人散之时,谢幕的成功者只能有一个人,从10月下旬开始,陆续有国内媒体报道称,刚刚被日本东芝收购的美国西屋公司已事实上胜出。

  2004年9月,为引进最先进的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技术,中国政府决定将浙江三门、广东阳江共计4台百万千瓦的核电机组面向国际招标。法国阿海珐(Areva)集团下属法玛通核能公司(Framatome)和美国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成为胜出的两大热门。

  虽然西屋公司的AP1000技术和阿海珐的EPR技术在技术先进性和安全性上各有所长,但业内人士认为,AP1000压水堆设计简单,具有独特的非能动安全系统设计,似乎更为中国负责谈判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所认可。

  但法国人对此不能认同。11月2日,阿海珐中国区总裁戴博仁在接受《商务周刊》采访时表示,最终的投标书有效期是今年12月31日,目前仍未到最后一刻。

  传言当然不是空穴来风。消息人士告诉《商务周刊》,西屋胜出的传言流行之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曾召集国内核电界有关专家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旨在统一内部思想。据称,虽然也有专家在会上指出AP1000的种种问题,但会议的最终结果还是将专家的思想统一在西屋公司的AP1000上。并且,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已据此向国务院上报了评标意见。

  法国人迅速对此做出反应。10月25日法国总统希拉克抵达北京进行国事访问,法国阿海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惠中也陪同来访。期间,罗惠中公开向媒体澄清了此前业内一直盛传的法玛通给技术转让附加过多条件的问题。

  “最初的方案中,我们要求获得4台机组的建设合同,才转让全部技术;但在第8套方案中,我们提出如果只建一台机组,也愿意转让全部技术。可以看出,在投标过程中,我们是非常灵活的,也是很有诚意的,我们非常希望能打动中方。”罗惠中说。

  她也澄清了关于价格的传言:“我们愿意转让EPR的所有相关技术,隔夜价(基础价)每千瓦低于1500美元的报价也比竞争对手低。”

  但希拉克和罗惠中的到访也许不能为阿海珐带来峰回路转。一位与谈判各方接近的人士向本刊透露,法方的反戈一击似乎并不成功。罗惠中与发改委领导在访问期间曾有一次会谈,法方陈述了自己的看法,中方领导听后非常恼火。“效果不好,非常不好。中方的意见很大。”该知情人说。

  结束访问时,罗惠中表示,阿海珐正以平和的心态等待中国关于第三代核反应堆技术的招标结果。

  但另一位接近谈判的人士认为,这也只能说问题被上交给最高决策层,而发改委和国核技的意见并不能代表决策层的选择。“这个时候有西屋获胜的传闻只能说有人别有用心,有人急不可待地炒作,造舆论,这反而说明了问题。”他说。

  第三代核电招标既涉及技术、政治安全,也涉及产业、政治利益,除引进哪种技术外,发改委似乎还在考虑今后中国核电投资体制改革的框架。目前中国拥有核电资产和负责核电站运营的企业主要有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核集团)、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广核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电投)三家,负责核电站建设的公司是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2004年,发改委又筹建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负责核电设备技术招标。由于国家希望大力发展核电事业以应对能源短缺,发改委的计划是到2020年前建设36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总投资近3600亿元,因此各地申建核电站热情高涨,华能、大唐等电力巨头也都希望参与核电站的建设。目前的核电投资和管理体制很有可能像前些年的电力改革一样发生巨大变化。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影响高层权衡的更复杂因素。

  除核电改革外,中央政府屡次强调的自主创新也是决策者必须重视的问题。原中核集团计划局副总工程师温鸿钧认为,如果从技术角度考虑,招标的同时必须要统筹自主研发和技术引进。“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所以招标不应该是目的。”参与招标的许多核电专家在这一点上早有共识,而据透露,2015年建成中国自主品牌第三代核电站首堆工程的战略目标也已经写入国家重大专项。

  中核集团科技委副主任沈文权表示,这也就是说,招标后,中国的第三代压水堆将是依托项目建设,对引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进行消化吸收并加以创新而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它将成为中国核电市场的主力机型。“即使招标遇到不可接受的风险,我们仍有信心遵循以我为主,中外合作的方针达到这一目标。”他说。

  令一些核电专家不解的是,已掌握核心技术具备批量建设的二代改进机组,审批艰难,而我国自主研发的CNP1000首堆建设的审批也没有进展。CNP1000是中核集团公司在CNP600的基础上开发的国产百万千瓦级核电站技术,最早由中核集团组织下属三个设计院提出概念,主要的前期工程试验已经完成(详见本刊2006年4月20日封面文章《中国核电谜局》)。

  实际上,中核集团的CNP1000和阿海珐的EPR都是在法玛通M310基础上改进而来,当然EPR的改进幅度要大于CNP1000。温鸿钧认为,如果第三代核电仍然引进EPR技术,那么上述两条自主研发路线在未来有并轨的可能性。他认为,“从这个角度说,如果一定要引进,那我们就引进EPR,因为基本技术一致,我们可以很快在研发中追赶上去。”

  但如果引进西屋的AP1000,此前的核电技术积累就等于回到原点,而且事实上也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因为三代核电技术批量建设后,实际上CNP1000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温鸿钧说,“如果买AP1000来实现4000万千瓦目标,就不是自主创新的道路了。”

  戴博仁也强调这是法方的独有优势。“EPR与中国要开发的三代大功率压水堆有很好的连续性,两者的研发目标是不谋而合的。”他对《商务周刊》说,“如果ERP中标后,我们很愿意和国内的设计院一起实现、掌握相关技术。”

  而且他表示,阿海珐此前已经与国内各核电设备制造厂、设计院等未来可能接受技术的企业单位很详细地研究过如何掌握三代技术的详细计划。“实际上也只有我们有这个能力,因为西屋是没有制造厂的,他们哪来的制造技术呢?”他说,“与中方20多年富有成果的合作是我们最为有利的一个条件,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但实际上,正如此前法国《费加罗报》的报道所指出的,从招标开始,阿海珐集团就处在与竞争对手美国西屋公司同等的地位,虽然后者以前并未涉足中国市场。

  对于目前国核技的选择,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存在疑问。一位接近谈判的人士说:“我们现在唯一可以确认的是,目前各方意见都反映到最高决策层那里,如果没有人封锁消息,决策层是会全面权衡的。”

  中国石油社会责任报道之五:倾情教育:爱心点燃希望(2007-03-01)